主页 > 资讯 > 职业资格 > 

诉讼时效司法解释(法律理论与司法实务!刘家安教授解读《民法典》—诉讼时效与期间?)

  投稿:韩信     时间:
《民法典》第188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是从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算,但是从权利被侵害时起超过20年的,法院不予保护。
诉讼时效的具体起算时间包括:
(1)定有履行期限的合同债权请求权,从履行期限届满时起算。

诉讼时效司法解释

第六章 诉讼时效与期间

本人微信公众号【不器法考】分享更多法考资源、讲义及本人原创笔记,助力大家顺利通过22法考。欢迎大家关注!

一、“时效”概说

1、时效:一定事实状态持续地达到法定期间而产生财产上效果的制度

2、类型:取得时效、消灭时效

(1)取得时效:以所有的意思占有他人之物达到法定期间即可取得该物所有权的制度(属于物权法领域的制度,我国《物权法》未予规定)

(2)消灭时效(诉讼时效):请求权人怠于行使权利的状态达到法定期间,而发生权利实现障碍的制度。

3、规范基础:


二、诉讼时效制度的价值(正当基础)

1、 权利上之睡眠者,不值得保护

2、 对义务人形成的不再需要履行义务的预期给予保护,体现了对长期形成之秩序的维护

3、避免举证困难,简化诉讼程序,减轻法院负担


三、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


诉讼时效

除斥期间

适用客体

请求权

形成权

期间计算

可变期间,存在中止、中断

不变期间

效力

请求权罹于诉讼时效的,义务人可主张抗辩权,请求权本身并不消灭

除斥期间届满,形成权本身消灭


四、诉讼时效规范的强行法性质

《民法总则》第197条 诉讼时效的期间、计算方法以及中止、中断的事由由法律规定,当事人约定无效。 当事人对诉讼时效利益的预先放弃无效。(关于诉讼时效,不允许私人自治)

诉讼时效司法解释

五、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

1、 诉讼时效,系法律对民事主体向法院请求公力救济时所施加的时间限制,故仅与“请求”有关(支配权、抗辩权、形成权均无适用余地)

2、请求权主要包括债权请求权、物权请求权(关联第一章、第七章)

(1)债权请求权原则上均须适用诉讼时效

(2)物权请求权不适用时效的情形居多(《物权法》第34、35条)

3、 民法关于诉讼时效适用范围的规定

(1)《民法总则》第196条: 下列请求权不适用诉讼时效:(一)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二)不动产物权和登记的动产物权的权利人请求返还财产;(三)请求支付赡养费、抚养费或者扶养费;(四)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的其他请求权。(其余请求权原则都适用诉讼时效)


(2)《诉讼时效司法解释》第1条: 当事人可以对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但对下列债权请求权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 支付存款本金及利息请求权;(二)兑付国债、金融债券以及向不特定对象发行的企业债券本息请求权;(三)基于投资关系产生的缴付出资请求权;(四)其他依法不适用诉讼时效规定的债权请求权。


六、诉讼时效期间

1、普通诉讼时效:我国民法采用普通—特别方式规定时效期间;民法总则从民通的2年延长至3年。

2、特殊时效期间:无需记忆

3、所谓“最长时效期间”:《民法总则》第188条第2款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诉讼时效司法解释

七、诉讼时效期间的起算

1、一般起算点:

《民法总则》第188条“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 更准确的表达应为:请求权具备行使条件时起算

2、 民总关于起算的特别规定

(1)第189条: 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诉讼时效期间自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

(2)第190条: 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其法定代理人的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该法定代理终止之日起计算。

(3)第191条: 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诉讼时效期间,自受害人年满十八周岁之日起计算。


3、时效解释关于起算点的特别规定

第6条:债务有清偿期的,自清偿期届满起开始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

(1)有清偿期的,自清偿期届满之日起算

(2)无清偿期的,可视为债权经债权人催告而到期

前期笔记复盘!!!

重要!22法考刘家安教授逐条解读《民法典》:无效法律行为

理论与实务!22法考刘家安《民法典》详细解读——法人及其类型

重要!22法考刘家安教授民法基础笔记梳理(四):民事客体

法律理论与民商实务!刘家安教授解读《民法典》之“代理”的本质